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创业投资

神农股份再战IPO:议价权高光不再 “风口上的猪”能飞多久

10-26 发布 322 次浏览 创业投资 信息编号:134

报错/举报

神农股份再战IPO:议价权高光不再 “风口上的猪”能飞多久

《投资者网》 谢莹洁  云南神农农业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神农股份”)在忐忑不安中提交了-O申请材料。  公司于4月10日披露了招股说明书。颇为尴尬的是,几乎同时,其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收到-的两份警示函;在此十天前,中国裁判文书网刚发布了公司董事长行贿事件的细节。  对于曾经折戟-O的神农股份而言,这些“巧合”足以让监管层细究其财务细节,加重上市的不确定性,但此时的神农股份已不能再等了。  受益于猪价周期性波动,2019年公司迎来罕见的业绩大涨,营收同比增长58.75%至17.33亿元,归母净利润同比增563.22%至4.69亿元。  按照公司以往规律,像2019年这般业绩暴涨,可能维持不了多久。  致力于打通生猪产业链  “生猪生产者普遍缺乏抵押物,因此很难向金融企业进行间接融资。而现代生猪产业的投资规模普遍较大,融资困难导致生产经营规模难以扩大。”  作为长年偏居一隅的生猪企业,神农股份一直致力于走出云南,但囿于融资问题难以实现。  因而,在2017年申请上市失败后,神农股份今年再次敲响了-O的大门。本次-O,神农股份打算募集资金约19.06亿元,主要用于健全公司的生猪产业链。  事实上,公司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打通行业上下游。  神农股份在官网写道:“神农股份专注打造生猪产业链,经过20多年的开拓创新,已成长为集饲料生产与销售、-繁育、商品猪养殖、生猪屠宰、猪肉制品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。是国内率先实现‘从农场到餐桌’全生猪产业链的企业之一。”  不过,其议价能力却未能随着盈利水平而上涨。2017年至2019年,公司预付款项逐步上升,分别为486.7万元、936.4万元、1112.7万元。  但神农股份方面对此似乎不认为有多大问题,其解释称:“2017年至2019年,公司预付款项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保持在1.4%至2.91%的合理水平,扣除玉米采购款、猪场租赁费后,占比进一步下降。”  与之相对应的是,其应付账款从2018年的超1亿元减少到了0.8亿元。将神龙股份与同行对比可发现,公司生猪业务链业务的确完整,但每项业务都不及行业龙头,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公司在应对供应商时,话语权不如从前。  以营收占比五成左右的生猪屠宰业务为例,神农股份2019年屠宰生猪135万头,而双汇发展这一项目达到接近其十倍的数量,雨润食品也达到4.6倍。  “相比同行,公司核心竞争力体现在建立了完整生猪产业链,形成了以猪只健康和生物安全为核心的现代化生猪产业链管理体系,在成本控制、生物安全及食品安全、业务拓展等方面具备竞争优势。”神农股份表示。  “公司现代化养殖场采用美式养殖模式,选用的自动环境控制系统、自动饲喂系统等专业设备技术指标先进;公司高度重视技术研发,技术研发中心于2006年被认定为省级企业技术中心,建立了考核激励制度,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技术保障。”  行业周期性下行恐难避免  近几年来,神农股份一直在扩张,以求解决“全而不精”的问题。招股书显示,公司在建工程从2017年的2122.9万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7434.27万元。  本次申请上市,神农股份表示:“募集将投向1个饲料加工项目、3个优质仔猪扩繁基地建设项目、5个优质生猪育肥基地建设项目及1个生猪屠宰项目等。”  但问题在于,即使有了充足融资,周期性下行带来的问题也难以解决。  2017年至2019年,公司存货从1.79亿元增加到了3.09亿元,其中主要是原材料及存栏商品猪。生猪当前的价格经持续上涨后处于高位,后续随着各家生猪养殖企业增产,价格自然会回落。  那么这是否将导致公司计提较大的存货跌价准备,影响经营业绩?神农股份方面并未直面问题,而是表示:“随着公司生猪养殖规模和饲料外销规模的扩大,公司对主要饲料原料采购量呈增长趋势,且主要饲料原料的采购价格与市场价格相接近。”  但2019年的行业红利终究时不再来,那么周期性下行时,公司毛利率乃至业绩是否又将跌回以往水平?公司同样未正面回答:“毛利率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变动趋势一致,主要系受生猪市场价格波动影响。”  事实上,问题的答案在招股书中已写明:“若生猪市场价格因周期性波动出现持续大幅下跌,将会对公司经营业绩及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。”  多年来,公司业绩并非平稳上涨。2017年、2018年神农股份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6.79%、55%;往前追溯,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样出现下滑,2015年营收下滑。  如此看来,神农股份即使能顺利上市,这头“风口上的猪”也难保不会随风摇摆。对投资人来说,需要慎重考虑的难题不少。  不确定性增加  相比于融资难,家族式管理带来的问题,或许才是造成公司业绩波动的根本原因。  此次股票发行前,何祖训、何乔关、何月斌、何宝见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公司97%的股份。发行后,上述四兄妹将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87.3%的股份。  而董事长何祖训的行贿行为也为本次-O埋下隐患。4月1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《施增荣受贿、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》显示:“2007年至2009年期间,云南农信社原副主任施增荣,先后多次收受公司董事长何某以过节费名义,送给的现金合计3万元。”  对此神农股份表示:“公司高度重视并积极督促相关人员进行整改。近年来严格要求集团员工规范行为,互相进行监督,保障公司运行的规范性、合法性。”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公司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近期接连被警告:因两科创板企业杭可科技、比克动力-O信披不实,-4月10日向天健发出两份警示函;3月5日,广东证监局对天健出具警示函。据不完全统计,该事务所近三年受到行政监管措施逾10次。  这一事件是否会对公司-O产生负面影响?公司并未否认,并表示:“严格遵守信息披露规则、企业会计准则等,保证会计信息真实可靠,不存在信披遗漏或虚假情况。”  原因不难理解。神农股份营收不少源自个体户。2019年,公司个体客户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达到61.2%。2017年神农股份-O被否之时,发审委便关注到这一问题:“神农股份交易过程中免税环节较多,客户较为分散且变动较大,大多为个体工商户,ERP系统不健全。”  在这之后,公司通过强化现金结算管理内部控制解决这一问题。不过,公司也坦诚:“难以完全避免出现-,因此仍存在现金收款内部控制不足的风险。”  那么公司如何证实销售数据的真实性?神农股份告诉《投资者网》:”公司对经销商具有一定严格的选择标准。根据饲料经销商不同的销售规模,采用分层管理的方式对经销商库存情况进行动态管理,尽可能准确地掌握经销商的整体库存情况。公司采取区别化进行终端渠道管理策略,定期对经销商进行实地拜访。”(更多请关注抖音:InvesterNet 思维财经出品)